玉林的雨

帘外雨潺潺,夏意阑珊。虽说不过四月中下,玉林却已然迈入了夏的怀抱,热、闷、湿便是最好的代名词。要是雨后伴随着急剧的降温,墙壁可是都能渗出水来的,倘若不及时把被子晾开,或许能获一张满是霉味的被子。每到这时,同窗总会打趣道:“这鬼天气,也太fashion了罢。”我想:确实,这天气确确实实的潮到了我们的心底。

“淫雨霏霏,连月不开”,也许是对玉林,或是对整个江南地区的梅雨,最真实、最贴切的写照。幼时我常喜好往雨后的草地里跑,闻着雨后空气中沁人心鼻的味道,我总会感到安逸,恬淡,仿佛整个天地只剩我独一人般。

我尤其喜欢黄昏的雨,不是暴雨,而是淅淅沥沥的细雨。玉林是一个多山的城市,夕阳在山,人影散乱,落日的余晖蚀刻出了山的轮廓,在雨中,蒙蒙胧胧,飘飘渺渺,时有山鸟归林,静谧,祥和。我时常在想,行道上的人来来往往,我今后与他们会有所不同吗?或许是过去,现在,或是将来,南来北往的行人或许就是我一生的写照。人一死,他真真实实的一生便成了故事。

我曾在香港小住过一段时间,很多年前了,或许我的港澳通行证都已泛黄。或许当我还在感叹着二十几港币一碗芥菜粥的同时,未曾注意到那的气候是和玉林这般的相似,相似到——最起码我是感觉不出区别的,依稀浮想昔年旧事,还总有些怀恋,但我还总觉得玉林更宜居些许,或许是因为玉林的生活节奏更慢一些。慢点好,凡事我都喜欢慢慢来。

我在玉林扎了根。不知往后,但我的前半生大抵是在玉林过的了。忽然想起有一本书叫做《我的前半生》,溥仪著的,我没看过,不知道内容怎么样,但也许会很有趣——有空我得看看,写下来谨防我忘了。

二〇二二年 四月二十三日

发表评论

此网站受reCAPTCHA保护 并遵循Google隐私政策服务条款